专业服务  诚信为本  珍惜所托  长期合作!

颜丙仁律师-咨询热线:18721153558  

  • 知识中心Dynamic Navigation

上海劳动纠纷律师——颜丙仁律师
联系电话:18721153558
电子邮箱:119633163@qq.com
执业证号:13101201810038224
执业机构:上海市中浩律师事务所
官网网址: www.shlshao.com
联系地址:上海市杨浦区政立路499号国正中心2号楼1601室

  • 纠纷资讯

中山老板失联 拖欠上百员工薪资

来源:www.shlshao.com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6日

中山老板失联 拖欠上百员工薪资

上海劳动诉讼律师介绍案情:

裕联电子老板失联,昨日,工人们到厂里讨薪

头条精读

工资被拖欠不发,老板也于近日“失联”,上百名员工只得聚集在厂门口讨薪。知情人士透露,涉事的工厂是位于火炬开发区的中山裕联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联电子),该厂有超过100名员工工资被拖欠,其中除拖欠正式员工工资外,近80%是十七八岁的学生暑期工以及其他中介公司送过来的临时工。裕联电子厂老板黄某容自8月22日后,员工们就再也没联系到。目前,警方已经在涉事电子厂内维持秩序,法院和人社部门也已介入处理。

事件调查

员工聚集在厂门前讨薪

昨日上午,有市民向南都记者报料,称中山裕联电子有限公司拖欠员工工资,老板联系不上,几十名员工在厂门前讨薪。昨日中午,南都记者来到位于火炬开发区东利村联利路的中山裕联电子有限公司门前,看到有近100名工人聚集在工厂大门附近,许多员工直接排坐在马路边上,其中有几名年轻的女工端着盒饭在路边用餐,几名公安人员在工厂门前维持秩序。

“一个月工资要分三四次才能要完,每次五百八百的。”一位姓范的员工称,她是裕联电子厂的正式员工,在厂里做了2年多。从2015年上班开始,每个月的工资基本都是靠“讨要”才能拿到,一般情况下需要讨要四次左右,着急用的话也要三次,每次拿到500至1000元不等。现在,她6、7月份的工资还没有拿到,老板却不见了,只好和其他员工一起到厂门前来讨薪。“工厂2014年10月份从别的地方搬迁过来的,今年以前工资都是可以一次结完的,但也会拖欠一些时间。”

“从今年3月份开始就没给我发过工资了。”裕联电子厂的一位保安给南都记者看了他每天上班的考勤表以及工资记录。据他称,从今年3月份开始,截至这个月都没有领到过工资,共计有14600元。

在工厂门前,南都记者见到几名女工,据她们介绍,她们是裕联电子厂的临时工,是被中介公司送来的。“我们一般都是10元左右一个小时,我已经做了700多个小时了。按时间算的话,从来到这里到现在,已经4个月没有领到一分钱的工资了。”一位临时工向南都记者介绍,裕联电子厂是包吃包住的,但是周六、周日不上班的情况下厂内食堂是没饭吃的。这期间的费用都是从中介公司那里借的,用来维持生活。“每次都是借两百元左右,然后这些钱从工资里直接就扣掉了。像我们这样的临时工,厂里还有许多。”

工厂食堂也被“欠款”

除了拖欠员工的工资之外,裕联电子还拖欠了食堂十余万元。“工厂欠了我们公司十几万元,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中山市大华饮食管理有限公司的一位负责人,向南都记者展示了在2015年6月1日与裕联电子厂签订的饭堂伙食承包合同。合同显示,裕联电子收了大华饮食管理公司交纳的食堂餐食卫生风险费35000元。据该负责人称,裕联电子还收了他们8万元的员工伙食费,加起来共有11万多元。“现在厂老板不见了,我正准备到法院去起诉他。”

员工说法

老板“失联”前曾到处借款

多名员工告诉南都记者,工厂老板失联前并无任何异常。“星期五(8月21日)都还一切正常,”裕联电子销售部主管丘先生告诉南都记者,8月21日晚上6点左右,老板黄某容还打电话让其外出吃饭,但由于已有安排并未随同前往。“第二天早上就接到同事的电话说老板不见了,打电话也不接”,丘先生称,8月21日上午他也多次拨打黄某容的电话,但均无人接听。随后,丘先生以及厂内财务等四名人员开始到处寻找黄某容,“找了一天也没找到,这时我就知道不用再找了,肯定是跑了”。

“其实我在很早之前就应该发现端倪,但由于和老板是朋友,也没有多想”,丘先生称,3月份裕联电子将其从深圳的一家公司挖过来,并承诺高薪。“我刚来的时候竟然连电脑都没给我配,老板说公司资金困难,等收了货款就会给我配”,不得已,丘先生只得将自己深圳的电脑托运回来使用。

同时,丘先生还告诉南都记者,老板不仅拖欠了他4个月工资,还从他手中借了15000元。“不仅如此,他还向厂里其他员工借了很多钱,我们的财务帮他(黄某容)担保借款30万元,另外还有其他同事借了十几万元给他”,丘先生称,除了员工工资之外,黄某容至少欠下了200万元左右的债务。

相关文章